他剥削人民,飞机拉走七吨半黄金,晚年流泪望着大陆默念这句话

文/颜瑟,近代名人物传之马鸿逵篇(三)

8b205f55b5bc44f88c13395cbcb2275d

马鸿逵

上文为我们介绍了宁夏王马鸿逵,马鸿逵原本仅仅宁夏一个小小的当地军阀头子,与他相类似的人在宁夏还有很多,但是因为其父的关系,再加上马鸿逵在华夏大战中投向蒋介石,所以被蒋介石任命为宁夏省政府主席。

马鸿逵在统治宁夏17年中,压榨掠夺的方法,可说是无孔不人,点滴不漏,所得财富,达到了惊人的数字。据传宁夏解放前夕,他雇佣美国陈纳德的飞机,以运羊毛为名,替他运走黄金达七吨半之多。可以说,马鸿造在宁夏统治期间,不断集中军政大权,加强其独裁统治,不断利用各种苛捐杂税对宁夏人民克扣,使得宁夏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究竟怎样克扣呢?

70c39befd56646e4867c4f409d18b6d4

马鸿逵

马鸿造来宁初期,仍沿表兄马鸿宾旧制,一切税收招商(官)包办(主要由其师、旅长及厅、处长承揽),全省局卡树立,百物皆税。仅税收机关,即有各县征收所,家畜税办公所、驼捐办公所、船捐办公所、卷烟特税办公所等。税收名字有:担头捐、商店铺捐、鸽堂捐、牙行秤行佣捐、籴粜捐、性畜学捐、屠宰学捐、车驼捐、食盐驼运捐、烟灯捐、丁粮附加、油房捐、地亩捐、粮石百五经费、地丁百五经费。以上十五种于1935年末废弃,但新立以下19种:暂时维持费、屠宰税、驼捐、船捐、卷烟特捐、羊只捐、学产房捐、教育基金利息、煤炭井租、磁窑租、苇湖租、枣园租,及后来添加的警捐、铺捐、房捐、路灯捐、妓女捐、戏捐、杂捐等。甚至在1943年一市民抬棺出病,税务机关亦拦路收税。因此宁夏当地有“百物皆上税,惟有屁无捐”之谣,来挖苦马鸿達治下宁夏苛捐杂税之多。

2862be8c74a74bc8af18674b66874f7d

马鸿逵

马鸿逵治下连妓女都要缴税真是可笑,然而这就是其时的实际情况。有一次有一个甘肃人去宁夏走亲戚,带了一头骡子和一点财贿,被当地税卡卡住,税收官兵问马鸿逵这么办,马鸿逵做出批示,骡子捐给工商办,财贿税卡收走,人给部队当兵。

其时在党政界普遍流传着这样的打油诗:“一家数口,两餐难保,三亲不认,四友少交,五内如焚,六魄饿掉,七窍冒火,八节徒劳,九死一生,十实难熬”;“领的是七折八扣的票子,戴的是怒发冲冠的帽子,穿的是脚踏实地的鞋子,内衬空前绝后的袜子,身着千补万缝的裤子,住的是东倒西歪的房子,盖的是流通空气的被子,过的是缺米少面的日子,怕的是亲友请客的帖子,四季是愁眉不展的脸子。解放后,马鸿逵先是奔往台湾,但是他作战不利,克扣治下大众,蒋介石对他很是不满意,只好托言治病逃亡美国。

f6808318559d4db5ba713a69b3be57a2

马鸿逵

先是住在旧金山,后来迁往洛杉矶,虽然衣食不缺,但是马鸿逵极为苦楚,时常流着泪对人说:“恐怕此生回不了大陆了”。年纪越大,马鸿逵越是思乡。1970年马鸿逵自知大限已到,嘱咐家人将他的遗骸送回大陆,自己对着大陆默默说话,家人细听后,才知道他说的是:“我死也要回去”

天道有轮回,苍天饶过谁!